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翔 > 经济十年更迭记(四)疫情下的股市(上)

经济十年更迭记(四)疫情下的股市(上)

恒指升破26000点,为3月6日以来首次。

沪深两市突破3200点,沪深两市开盘一小时成交额达6700亿元。

美股期指扩大涨幅,道指、纳指、期货均涨超1%,标普500指数期货涨0.9%。

 

“牛市来了吗?股市涨疯了,我赶下半场来得及不?”

“咳,那时候和股票专家H大哥聊的时候随便买哪个,今年也是30%以上的收益”

"......."

 

3月以来,美股经历了历史上首次连续五次熔断之后,已经收复了失地,人们的信心在美联储无限量放水之下迅速的修复。港股在经历同样的阴沉之后,随着中概股回归和医疗生物科技公司IPO的热潮,迅速拉升了一波。另一边的A股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站上了3,000点。

 

有人说,投资赚的就是市场中看不到的交易对手的钱,有人买,就有人在卖,有人赚钱了,就有人亏钱了,你只需要知道你的交易对手在哪里并且从他手中赢钱就行。

 

也有人说,投资拼的是心态,最终的敌人还是内心的心魔,跌了能拿,涨了也淡定,最终左右操作的只有你的大脑和双手,战胜了自己,就赢了天下。

 

我知道,你们不想看这些,你们只想知道答案:股票还能不能买,怎么才能赚大钱?

 

那么问题来了,投资真的很多派别,武当少林各有千秋。投资者和投机者都值得被尊重。

 

然而在跑步进场的同时,投资者是否能真正做到荣辱不惊,持有到价值兑现,而投机者是否能嗅觉敏锐,真正控制风险并且抓住机会呢?

 

你了解适合自己的投资风格吗?

 

 

(一)巴菲特和芒格的继承者 


 

全世界都知道巴菲特和芒格,却鲜有人说励志要成为第二个巴菲特。但李录却做到了。

 

推荐第一本书《文明、现代化、价值投资与中国》,芒格改变了巴菲特的投资理念,而巴菲特继而影响了李录,这个从唐山大地震幸存下来的小伙子,尽管英文口音很重,但在哥伦比亚大学演讲时受到了英雄一般的拥戴。

 

 

 

 

李录创建了美国喜马拉雅资本,到目前为止管理超过100亿美元的资产,其中包括查理.芒格家族的资产。

 

他认为股市从一开始就有两类人:一类是投资者,通过预测公司未来的表现,分享上市公司长期的业绩增长;另一类是通过预测其他投机者的行为,跟市场其他参与方进行博弈,在股价的波动中,努力实现低买高卖。

 

大部分人在资本市场中活下去靠的是信息剥削和征收智商税。因为这个市场总是让人感觉可以短期获利,短期的资产确确实实可以有巨大的变化,所以更多人倾向于将时间、精力、聪明才智放在短期的市场预测上。

 

然而短期的投资业绩常常受到整个市场运气的影响,和个人能力无关。所以投机很难一直成功和判断准确,因为这意味着你将跟越来越多这类的人在市场上进行血雨腥风的较量。

 

李录认为,时间一旦拉长到一个人一生的长度,他只看到价值投资者获取了持续的好的回报,大多数投机者的收益记录都不可持续。背后的逻辑说起来也简单,容易的道路总是更多人愿意选择,走起来自然竞争更为激烈。

 

有人说,能不能来点干货。都说股票买起来容易卖起来难,如何做出卖出股票的决定呢?

 

李录在哥伦比亚大学演讲的时候,提到建议在三种情况下卖出:

一、如果犯了一个错误,那就尽快出手,哪怕这是一个正确的错误。投资其实是一个概率游戏,假设有90%的把握,但还有10%的不确定性,结果那10%就是发生了。此时就该卖出。即使有了损失也不重要,因为你必须卖掉。

 

二、股票的估值突然波动到另外一个极端,在基本面并无发生巨大改变的前提下投资了未来的空间。如果估值来到一个疯狂的程度,那么也应该考虑卖掉。

 

三、出现了更好的机会,投资组合就是机会成本。合格的投资人会不断的改进自己的投资组合。

 

价值投资者面对的是自己的内心,这一点和打高尔夫球很像,必须保持着平常心,你的心绪稍微有一点点波动,肯定就打得差了。跟随你的不是一杆一洞的业绩,而是在退役之前留下的轨迹,时间越长,越不容易。所以多打高尔夫球,对培养投资人的品性有帮助。

 

在机会没来临前,要有极度的耐心,耐住寂寞认真学习,拓宽自己的能力圈,当机会到来的时候,又有强烈的果决和行动能力。

 

我最喜欢李录的一点,不是我从他推荐的比亚迪身上赚到了钱,而是他对知识的尊重。


人的一生是一段学无止境的旅程。而且学到的知识是不会被浪费的。不同的知识会相互积累,产生复利效应,就像你的财富一样。事实上,只是产生复利的速度比财富更快。对我而言,这才是一段精彩的旅程和有价值的人生。

 

 

(二)在波动中弱肉强食 - 索罗斯


 

索罗斯和巴菲特感觉就是天使和恶魔的两端,恶魔擅长在远期市场上做巨额高杠杆的交易,1992年狙击英镑赚了20亿美金,1997年狙击泰铢掀起了举世闻名的亚洲金融风暴。

 

索老的成功给了很多年轻人两大误区:(一)想要赚大钱,必须先预测市场的下一步动向;(二)想要赚大钱,就要冒大险。

 

然而索罗斯和巴菲特这两点是一样的,从来不去预测市场,以及对风险极度厌恶。

 

什么?!索罗斯这种用100亿美元的杠杆做空英镑的人,会不喜欢风险吗?

 

索罗斯的成功来源于积极地判断及管理风险。也预计了即便判断错误,需要承受的风险也在预计的范围以内。既然清楚计算了风险,那么加大巨额的杠杆对索罗斯来说就仍然合理的风险投资。

 

与价值投资者派别不同的是,索罗斯善于通过宏观环境的变化,去推测对微观市场的影响。1997年他从高层次的角度看到了整个亚太区经济体金融制度的脆弱,最终携巨资以横扫东南亚。这就是他能透过复杂的金融市场的体系看到对每一类投资品种价格上的影响,在复杂多端的关系之中找到彼此的关系。

 

很多人很介意自己或者信赖的投资人去预测市场观点,认为判断对了就是神,判断错了就没水平。

 

其实真正在投资过程中,重要的不是在于你的判断对或者错,而是在于当你判断正确时,你赚了多少钱;当你错误时,你赔了多少钱。如果你在正确的时候赚的钱却不多,这种正确也没什么可得意的;如果你是错误的,但你赔的钱很少或者在预期承受的范围内,那这种错误也没什么可沮丧的。

 

很多时候,即使自己对市场的判断很准确,嗅觉很灵敏,但是输在了果断行动上。比方说,有的人本来打算买入1万股,并且认为这个数量很合适,当打电话给经纪人的时候却开始变了。当他真的要掏钱的时候,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他对自己说“我应该先买1,000股,看看会发生什么。”但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人再也没有买剩下的那些。

 

而索罗斯成功的案例中,他能通过验证前期1,000股市场关联的正确性,迅速果断的买入剩下的9,000股;如果市场给他负面的回应,他也能很快的了解1,000股的损失,另寻其他机会。

 

这就是索罗斯在市场中摸索的规律,先拿一部分资金投入市场进行验证,如果得出的结果符合预期并印证他的理论,再调集大批资金,给市场以致命一击。

 

为自己的判断下重注,如果失败了绝不拖泥带水,是在这个变化转瞬即逝的市场下,能够真正抓住机会的重要指标。

 

索罗斯被认为市场上最凶狠的投机者,但他的投机并不是简单的低买高卖,而是通过无数次在市场观察其走势,思考市场面临的政治、经济环境及各种突发时间的影响,并经过反思和总结得出的经验。从这一点来说,他是看透金融体系的投机者。
 

 

待续


 

写到此处看了眼字数,经验告诉我超过三千字不但没人看还会掉粉。

 

有个朋友给我发消息,说从图表到价值回归,抑或是趋势跟随,有烟必有火,这火从哪里来?疫情期间的医药、消费主体,到券商的整体上涨,不能简单归结为大水漫灌,隐隐约约有一只手仿佛从来没有消失过,只是疫情、放水、互相推把一切变得更加雾里看花。说要我给一个观点,哪怕是模糊的。

 

其实我的观点是什么真的不重要,因为根据以往经验我发现,即便我呕心沥血推荐的,如果不是对方同样认可的投资逻辑,一般效果都会打折扣,更何况我也仍然在不断试错和学习之中。

 

但是通过不断的试错,和对自己边界的了解,可以帮助你在纷乱的市场中保持一份镇定并且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像乘风破浪人生导师黄晓明说过的一句名言“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借以此文,希望大家能在大风大浪中拓宽自己的能力边界,在交易中吸取经验。只要生命够长,机会总是不断有的,就看你有没有能力抓住。

 

我将在疫情下的股市(下)介绍我最喜欢的一个人(之一)以及最喜欢的两本书(之一)。从那些最简单和最不简单的事中,发现自己的能力边界,探索出一条适合自己的投资道路。

 

敬请期待经济十年更迭记(四)疫情下的股市(下)。也欢迎朋友们在下面留言交流观点,更欢迎喜欢我文章的朋友们关注我的公众号“此生三万天”。



推荐 1